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投资频道 财经内参 金融与资本市场开放应有度
金融与资本市场开放应有度
来源:网络  

 
 
       617在美国举行的中美战略经济对话与此前相比有一个明显的特点,即两国加强了投资领域保护与开放的辩论。显然,由于去年以来世界经济形势发生了深刻变化,美国陷入次贷危机以及全球经济因通胀而面临紧缩,两国经济的战略利益随之而更改:美国长期以来针对中国商品的贸易保护主义以及施压人民币升值,已经慢慢转变成要求中国开放更多的市场。
  在上周,中国证监会和商务部已经就美国一项拟议中的法规提出了抗议,该法规规定只要外国投资美国敏感资产涉及控制权变更,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就可对外国投资启动国家安全调查,即便所涉股权低于10%的门槛。中方认为拟议法规给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预留过多的解释空间过大的权限,显然倾向于投资保护主义。显然,美国的投资保护主义在逐步升级。
  投资保护替代贸易保护是当前美国对外经济发生的重要转向,其迅速的蔓延并加强隐含了两个前提:其一,科技与金融是美国经济霸权的核心力量,知识产权保护与技术贸易禁运是美国确保科技优势的主要手段,但在金融领域其规模、经验和体系都比任何国家发达,因此向来要求其他国家开放金融市场,然而,当前的次贷危机令美国巨无霸的金融机构相继陷入困境;其二,美元贬值虽然给美元储备国购买以美元计价的大宗商品以及与欧元区进行贸易时遭受损失,但是,只要美国国内没有发生严重通胀反而是金融资产价格下跌,那么,对于规模庞大的亚洲资本来说,低价收购美国金融资产是一个良好的时机。不幸的是,对亚洲强大的担忧让美国更加保护作为其经济强权基础的金融业不被外国资本控制。
  此前,中海油收购优尼科、华为联合贝恩资本收购3COM都因遭美国安全审查而败北,眼下,美国以担忧中国主权财富基金是两家国有银行最大股东为由,已经暂缓批准中国工商银行(601398行情,股吧)和建设银行(601939行情,股吧)在美获得经营执照,甚至美国在会谈期间还要求中方更快地向更多外国商品和服务开放市场。据悉,此次对话期间中美可能签订双边投资协议以化解彼此的猜疑,但金融业是个例外。经过亚洲金融风暴等危机后,新兴市场国家都加强了资本管制和金融建设,但仍然没有建立起足以抵御风险的金融系统,越南因为开放太快已经出现问题,新兴市场再次面临通胀以及货币危机。然而有趣的是,美国仍在要求别国开放金融市场。对于美国金融机构来说,这些缺乏抵抗力和规模效应的金融市场仍然是美好的猎物。
  仍然实施资本管制和金融改革的中国,正处于建立多层次资本市场的开始阶段。在当前的国内外金融动荡之际,资本管制虽然不能有效的杜绝热钱,但也减缓了热钱快进快出的冲击,并且,由于中国提前进行了宏观调控,避免了逐步流入的热钱与资产市场共振产生的破坏力。但需警惕的是,热钱正在干预并加强了中国货币政策的紧缩力度,从而重击了资产价格。资本管制以及金融领域的渐进式开放为中国在此轮全球经济动荡过程中提供了尽可能的保护,这也为将来加速和完善金融改革提供了契机。在当前,快速开放金融与资本市场显然是不合时宜的,与要求美国降低投资保护主义相比,做好国内金融和资本市场管理以及减少开放所带来的冲击才是当下最重要的工作。
发送给朋友 发表评论 打印本文 添加到收藏 关闭本页
小企业融资样本:圈内放贷最快仅需2小时 人民银行频频上调存款准备金率的背后
借贷月息最高10% 贩毒才能借得起 央行:4月金融市场运行报告出
风投资本看好中国清洁技术市场 人民币升值或使“货币战争”成为现实
商业银行纷纷出招施援中小企业 苏南“突围”出口困境
宏调难由货币当局主导 存款准备金制有必要改革 财政部再上调磷出口关税平抑化肥价格保粮食安全
央行上海总部亮红牌:限制向外资房地产放贷 把苏州建成功能性金融中心
专业服务
我网获得的政府批文